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小鱼儿论坛 > 阿恰勒乡 >

乡政府状告学生家长:可悲的次优选择

归档日期:07-26       文本归类:阿恰勒乡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不久前,新疆阿克苏地区柯坪县的玉尔其乡、阿恰勒乡人民政府,将29名孩子的家长告上法庭,理由是他们的孩子因忙农活辍学,要求法院责令家长把孩子送回学校读书。政府起诉辍学学生家长的行为得到了当地绝大多数农民的认可。(6月25日《中国青年报》)http://news。sohu。com/20070625/n250741858。shtml

  “不让一个家长非法剥夺孩子受教育的权利!”柯坪县副县长李旺军这话说得不可谓不斩钉截铁,也不可谓不理直气壮。诚然,根据新义务教育法规定,每个适龄儿童都有履行接受义务教育的义务,也都享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规定,孩子父母作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应当尊重未成年人接受教育的权利,不得使在校接受教育的未成年人辍学。因此,乡政府起诉学生家长,名正言顺,于法有据。

  孩子不是家长的私有物产,孩子的受教育权不能被恣意剥夺,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乡政府状告学生家长,是对学生家长的法律启蒙。柯坪县法院党委书记金胜林认为,农村的普法工作任重道远。这番认知显然并非矫情,而是基于现实认识的苦衷。因此,尽管乡政府和学生家长走上了对簿法庭的尴尬地步,仍然值得我们叫好。

  叫好之余,我们却不能止于思索。必须追问:在柯坪县,为何有那么多家长勇于置孩子前途而不顾?为何置威严法律而不顾?为何仅仅为了菲薄的薪酬而财迷心窍?一个细节不容忽视:柯坪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这里的农民长期生活在贫困环境中,信息比较封闭,观念得不到改变。显然,表面看,学生家长胸无大志,目光短浅,实际上这背后隐匿着残酷的现实——当地经济发展水平低下。当温饱尚未解决之际,追逐口腹之欲,而不是精神营养,这只不过是发自本能的意识。因此,当我们在力挺乡政府的状告之举时,是不是该体恤贫困农民的揪心之痛?当我们在谴责困苦农民的燕雀之志时,是不是更应该关注当地困窘不堪的经济状况?

  据报道称,一些农民认为,农民家的孩子大了,就该替家里干活儿挣钱,书本上的东西知道得再多,也没地方用。毋庸置疑,这样的认知是经不起推敲的,甚至是荒谬的,这种论调简直是新读书无用论的翻版。问题的关键在于,在知识英雄叱咤风云的年代里,这些农民为何如此“愚鲁”?“信息比较封闭,观念得不到改变”当然是直接原因。既如此,当地政府似乎更应该在顺畅信息上大作文章。

  由此,我们不妨联系到曾经煊赫一时的新读书无用论。民调显示,34.7%的受访者后悔上大学。因为大学里“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因为“毕业即失业”。不少农民家长甚至叫苦不迭,早知如此,还不如不让孩子读书了。这种沮丧、绝望以及愤慨的情绪为何会蔓延?正是因为大学乱象丛生,就业难短期内又得不到纾解。因此,读书无用论,咎不在读书,罪在于外因。同样的道理是,柯坪县一些农民之所以慨叹读书没地方用,显然也不是读书本身的过错,而是因为他们确实没有看到读书能带给他们希冀,能带给他们切实的价值,以及灿烂的前景。无需埋怨农民急功近利,当读书不能迅疾转化为生产力时,当读书甚至成为家庭拖累、成为家庭贫困的加速器时,他们的功利完全可以理解。

  在曾经一个时期,先治愚还是先治穷,先治穷还是先治愚,被当作全社会参与的命题讨论不休。其实,愚和穷从来都是孪生兄弟,治愚和治穷从来都不该分先后。当信息严重蔽塞时,当贫穷像毒蛇一样缠住不放时,谁都没有足够的理由对愚表示出道德优势,谁也不该有底气对穷表现出居高临下的歧视。因此,在这一现实语境下,我们解读乡政府状告学生家长,就应该明确认识到,不真正使当地农民脱贫,不彻底改变当地信息蔽塞的状况,不让当地农民切身体会到读书的诸般价值,单纯的状告之举除了有一丁点的普法意义,离釜底抽薪的救济相去甚远,充其量只是可悲的次优选择。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进行。电话

本文链接:http://svetrealit.com/aqialexiang/97.html